章六 入学
作者:歪道刚哥 更新:2019-10-21

一刻钟后。

杰克笔挺地站在莫里斯校长面前,恭恭敬敬地说道:“校长先生,我和我的随从经过慎重的考虑,决定还是以学习魔法为主。毕竟,有您这样的一位道德高尚,法力高强,睿智博通的大魔导师作为楷模,我怎么可能还有兴趣去学习其他的课程呢?”

那个森林之夜给杰克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太深,同时也使他对魔法烙下了深刻印象。以至于他执意不听狄兰的劝阻,坚持要学习魔法,至于那句文采斐然的马屁,则毫无疑问是狄兰的杰作。

“嗯,现在有志于修行魔法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我很高兴听到您能这么说。查尔斯先生,至于我,因为一些事务繁忙,所以我不太可能有时间亲自指导您,这样吧,我让我们军校一位杰出的魔法导师,嗯,这位魔导师除了性情有些古怪,魔法知识还是非常渊博的,在某些方面的独到见解连我都非常敬佩。”莫里斯先生显然非常受用,他叫来那位管事说道:“吉斯,你去安排你一下,让查尔斯先生和他的随从安顿下来,然后带到李斯特大师那边去,一定要安排得妥妥帖帖。”

“李斯特大师,听明白了,现在就去。”吉斯鞠了一躬,然后优雅地转身对着杰克说道:“查尔斯先生,请随我来。”

杰克,哦不,现在该称呼为查尔斯了,查尔斯一行人跟着吉斯来到了住所,吉斯特地为查尔斯挑选了一间足有两百多平米的大宿舍。这间宿舍位于宿舍楼的二楼,宽敞明亮的客厅,有完备的盥洗设施,三间卧室一大两小,而且居然还有一间专门的练功房!

显然像查尔斯这样带着随从一起来上课的贵族子弟并不少见,所以校方面提供的宿舍也就因人而异,但收取的费用一定是不菲的,好在查尔斯的母亲有二十万的生活费存在校方,这点小小费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巴姆试了试他卧室中那张大床的坚固程度,然后重重躺了下去,那柔软舒适的床垫让他舒服地**了一声,再也不想起来。望着床对面墙壁上的一片空白,巴姆心里想着:不知道那位诗人有没有绘画的艺术天赋,要是有的话,在对面墙上挂一张裸女油画也是一件挺有品味的事。

巴姆目前的目标是让这张床尽快发挥出除了睡觉之外的其他一些有趣的功能。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吉斯优雅的声音响了起来:“先生们,要是一切都满意的话,我们该去见见老师了。”

李斯特大师,法术等级十五级,刚刚跨过魔导师的门槛。而即使在诺曼帝国这样法师众多的国度里,能够掌握四个七级魔法的魔导师都堪称是种稀缺资源,放眼整个帝国,只有区区五百左右的魔法师能达到这个水平,更何况,由于李斯特对于魔法掌控的精度异于常人,他能够比一般的魔导师多掌握一个七级魔法。

这就意味着天才和人才的区别。

但李斯特却是郁郁不得志的,那些和他一起投身到魔法事业中的同事们,像他这个年纪资历的,大多已经跻身军校的中层,参与到日常管理事务中,手中或多或少都握着一定的资源。

尤其是那个他最不齿的擅长土系魔法的科迪夫,只有十三级的猥琐家伙,却因为跟校长莫里斯搞好了关系,去年被任命为校务总管,兼管校园内的基建工程,这可是个肥的流油的差事!一年不到的时间科迪夫已经迅速崛起,身份自是不同以往,张口就是某伯爵,闭口就是某富豪,出门就是全身的极品魔法装备,看到李斯特的态度也是也由以往的恭恭敬敬变成爱理不理,郁闷得李斯特几乎忍不住想用一个爆炎术将他轰成碎片。

这个暴发户!小丑!!

像李斯特这样只顾埋头做学问的,既不懂得去外面结交一些权贵和富商,也不知道制作一些魔法物品去卖钱,自视清高的魔导师,注定是前途无亮。要知道就连他的几个三级的弟子,都经常会在贵族子弟婚礼上施放个照明术,随随便便就能赚个几十金币的烟花钱!

每个月只能领着学校三百金币薪水,有时连买点珍贵的魔法材料还要精打细算,要不是学校看在他多年勤勤恳恳培育出好几位魔法师的份上,每年提供一笔研究经费,李斯特甚至连实验室的运转都支持不下去。

哪个混蛋说魔法师都是不缺钱的?李斯特甚至在夜深人静难以入眠的时候常常会考虑要不要重新修炼一门魔法,用来改变这不合时宜的脾气性格。

所以当查尔斯三人端端正正坐在他面前的时候,李斯特用他的切身体会向这些学生们传授了他的第一个理念:“魔法不重要,做人最重要。”

认为魔法不重要的李斯特授起课来却是相当严谨,板着脸在三位新学生的面前踱来踱去。

“想要学习魔法,那么就要搞清楚一个概念——魔法是什么?”停顿了一下,李斯特看着三名学生茫然的脸色,继续说了下去:“简单而言,魔法最主要的是对障眼法的延伸,以及对对手使用的诅咒类法术的概括。”

“使用魔法必须具备三要素,那就是法力值、魔法频率以及合适的环境。法力值和环境我想你们都很清楚,那么魔法频率是什么?请注意这个概念,这是魔法世界中很重要的一环。将足够的法力值用合适的频率释放出去,你就完成了一个魔法的施放过程,例如我接下来我要施放的这个最基本的一级魔法——燃火术。”

说完,李斯特指尖上腾地一声冒起了一团火焰,火焰随着他的脚步跳动不停,却始终不曾熄灭,他的目光扫视着,最后停留在巴姆那张似睡非睡的肥脸上。

“巴姆先生,请你告诉我,这是障眼法还是诅咒类法术?”

进入半瞌睡状态的巴姆好不容易抬起了眼皮,迟疑的说道:“这是……障眼法?”

“很好,巴姆先生显然很用心地听我在讲课。”李斯特微笑着,然后指尖那团火焰突然飘到了巴姆面前,一股焦臭味升起,巴姆惊叫一声跳了起来,那团火焰直接将他的眉毛烧掉了大半,接着无声无息地熄灭。

“只要运用恰当,魔法就能起到使受术者精神集中的作用,”李斯特笑容带着一丝讽刺的意味:“不是吗?巴姆先生?”

没有等巴姆回答,李斯特转了个身,在黑板上刷刷刷写下一组字母说道:“那么接下来,我要传授你们的是这个燃火术魔法的咒语和手势……”

整个授课过程中,李斯特演示了其不同寻常的操控能力,这个心里阴暗的魔导师时而一个冰锥术戳在巴姆的屁股上,时而一个石肤术将巴姆凝固成一座石像,最夸张的是一个风刃魔法绕着课堂追了巴姆整整一分钟,搞得巴姆惊恐万状,狼狈不堪,也使另外两名学生坐姿更加端正,精神更加集中,唯恐下一个魔法的对象就是自己。

但三位新学生都不知道,这一切的根源只是因为巴姆长得有点像那位暴发户科迪夫而已,额,确切的说,只是体型有点像。

所以说长相决定命运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在这种恐怖的教学气氛中,查尔斯和狄兰将李斯特教的所有咒语和手势都记了下来,就连巴姆也记住了大半,毕竟这堂课上只有他是对魔法有过切肤之痛的领悟。

那是真正的切肤之痛!

临下课的时候,查尔斯问了一个问题:“老师,我们的法力值从哪里来?”

李斯特注视着查尔斯,说道:“法力值的获取很难一蹴而就,需要通过冥想或是战斗慢慢积累,积累的速度则因人而异,当然,捷径也有,例如某些特殊物品可以直接提升法力值,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金币!”

“所以你们首先要学会冥想,从周围空间中汲取元素之力,并将其引导并积累下来,这样你就能感悟到法力值在体内流动了,等到法力值累积到一定的程度,魔法等级就会晋升,那么可以施放的法术也就随之增加……”

下课后,三人得到了一本李斯特撰写的《水晶冥想术》,恭恭敬敬地向李斯特鞠了一躬,然后如蒙大赦般的溜了出去。

李斯特冰冷的声音从身后远远传来:“记住,等你们法力值积累到足够施放出一个燃火术的时候再来找我!”

“我再也不想上这个变态的,阴暗的,扭曲的,见鬼的魔导师的课了。”出门以后,巴姆用力揉着屁股,一边恶狠狠的赌咒发誓:“总有一天我要用燃火术把他全身的毛都烧光!再用冰锥术捅他的**!”

查尔斯很是无语,以目前的情势看来,巴姆的愿望要实现的话可能性几乎是零。诗人狄兰则一面窃笑着地帮着巴姆揉屁股,一面教育了他一句从某个东方大陆漂流过来的名言:小不忍则乱大谋。

拐过一个弯就是学院的大门,还在心里默默消化课堂上的知识的查尔斯一头撞到了前面的巴姆身上,他诧异地责怪道:“巴姆,你停下来干什么?”

巴姆的眼神是直勾勾的,嘴是张着的,仿佛李斯特的石化术还没有失效般的一动不动,查尔斯再三推搡,他才如梦初醒般地抓住查尔斯的手臂,视线却像被磁铁吸住般的不曾移动,像个怀春少女般的羞涩地说:“老大,女神……”

顺着巴姆的视线向前,学院门前的大道上,来往的学生虽然不多,却也有十来名,但巴姆的眼里却只看两个人。

那是两个身着白色法袍的,蓓蕾般绽放的,鲜花般美丽的,恒星般耀眼的,款款而行的少女。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