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 蜕变
作者:歪道刚哥 更新:2019-10-21

章四蜕变

“这是,哪里?”

片刻之后,杰克摇晃着脑袋,清醒了过来。

“我还活着?”

耳边传来了巴姆的呼啸声,算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个神秘的圆柱体已经倒在了地上,喷出来的液体满地都是。

嘴里传来的味道酸酸的,甜甜的,说不出来像什么,但有种让人精神一振的效果。

一定是某种魔力恢复剂!杰克舔了舔嘴角,残余的可乐味道好极了。

小心翼翼地拾起了那个罐子,杰克发现里面的液体只剩下一半左右了。

“喝下去,喝下去……”神秘的召唤声再次响起,杰克一声怒吼:“死就死吧!”

一股英雄气概从心底喷涌而出。

“我,是拉莫小镇镇长摩尔的儿子!”杰克庄严发出宣告,然后视死如归地一扬脖子,咕嘟咕嘟将半罐可乐全部喝了下去。

液体顺着食道缓缓流入胃里,像是起了某种反应,一股爆炸般的能量腾地升起!

嗷——杰克痛苦地嘶吼着,那股澎湃的能量在体内东.突西冲,仿佛在寻找一个缺口想要夺路而出,却始终不能如愿。最终,能量调整了策略,化整为零,变成一股股涓涓细流,渗入杰克的每个器官,每根血管,甚至是每根神经!

霎那间,杰克的体表也出现了骤变,皮肤由白皙变成通红,肌肉像波浪一样此起彼伏,全身的血管怒张,简直就要爆裂!

他的眼球高速地上下翻动着,整个人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着,突然!他的身体直挺挺地立了起来,诡异地悬浮在空中。

轰!杰克的周身燃起了淡淡的乳白色光焰!一股无形的冲击波从他身上扩散开来,这一刻,仿佛有庄严的圣歌缭绕。

圣洁的光焰在若有若无的圣歌中冲天而起,直上云霄!一霎那,这个世界的运行都似乎停了一拍,几缕伟大的意识陆续从沉睡中醒来,将注视的目光投向了这个小旅店。

“唔,是个小屁孩。”

“难道这片大陆又要多个传奇?”

“没事,睡吧,一个传奇而已。”

意识们相互交流了一番,然后像蜗牛的触角般缩了回去。

数百公里之外,帝都弗兰德尔郊外一座宏伟的光之神殿内,正在虔诚做着晨间祈祷的教皇德拉米尔十三世忽然浑身一震,一道圣光自天而降,尽数倾注在教皇面前高高耸立的光辉之神塞拉昂忒斯神像上!

神迹!随着一群白鸽扑翅而起,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教皇脑海中缓缓响起……

片刻后,圣光渐渐消散,教皇脱力般跌坐在地上,一名神职人员匆匆上前搀扶,教皇挥了挥手说道:“去把伊莎贝拉叫来。”

同一时刻,正在时空风暴中穿梭的李小明,哦,云非凡也发现问题了,惊叫道:“我的可乐好像丢在那个异世界了。”

“什么?这下闯大祸了!”另外那名男子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一罐可乐有什么大不了的?”云非凡不解地问道。

“蝴蝶效应你懂不懂?你已经改变历史了,而且,由于我们的体质和那个世界的人类体质完全不同,万一有人喝了……”那男子急得连“您”都忘记称呼了。

“会死吗?”云非凡不屑一顾地问道,像他这样打算生杀予夺大权独揽的有志青年,怎么会在乎一个异世界的渺小的某个生物的生死?

“有可能,但也有可能会变异。”

“管他呢!管我屁事!我只关心我口渴了喝什么。我说,清朝到了没有?”

说完,云非凡的手摸了摸旅行包,还好,***还在。

片刻后,旅店的客房内,悬浮在空中的杰克周身光焰逐次消散,体内那些蛛网般分布的能量又潮水般纷纷倒卷而回,在身体的某个部分汇聚成了一个能量小池,悄悄地蛰伏了下来,这时,杰克才呯地一声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老大!你怎么了?”从睡梦中惊醒的巴姆翻身下床,一把抱住杰克,用力地狂摇着:“醒醒啊!你别死!”

杰克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巴姆那张紧张兮兮的肥脸,额头上的汗滴顺着脸颊往下流着,流到了下巴,滞留了一下,跟着就往他的脸上滴了下来。

“啊!”杰克一声惊叫,推开巴姆坐了起来,然后有点疑惑地查看着自己的双手:“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过!真见鬼,我的手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粗壮有力了?巴姆,这是回光返照吗?”

“恐怕是的,老大,你还有什么心愿吗?”巴姆沉痛地点头,眼里已经开始闪着真挚的泪光。

啪!

“咕咚”

“巴姆!”

杰克像往常一样拍了巴姆一记,巴姆就直接头朝下栽倒在了地上,再抬起头的时候,他的额头上已经满是鲜血。

“对不起,喝了那个神器里的神秘液体,我的力量……好像比以前大多了,有些不太适应,还有,我的身体好像也比以前大了一圈。”

“没事老大,那你的……那玩意呢,也变大了?”巴姆顾不上擦拭额头上流下的鲜血,一脸期盼之色望着杰克,那眼神里分明有一种异样的热切。

杰克低下头看了看,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巴姆一声欢呼,仰起脖子,将可乐罐里的仅剩的几滴液体也喝了个精光,然后满怀期待地拉开了裤头。观察了一会,他沮丧地说:“没变化。”

“也许是分量不够吧。”杰克有些抱歉地说。

巴姆眼光一扫,看着地上那些残液,犹豫了一下,突然脸上露出一个坚毅的表情,接着身子一伏,趴在地上开始舔了起来。

“哦!巴姆……”杰克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干脆别过了脑袋,这凄惨的画面,他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过了好久,巴姆终于抬了起头,涨红着脸默默等待,过了一会,他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然后一声不响地找来一只木匣子,用布将空的可乐罐包了好几层,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

在客房里的一面镜子面前,杰克脱去了上衣,仔细地端详着。那镜子里的人,高大健壮,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十三岁的少年,面容也比以前端正了一些,尤其是脸上的雀斑,竟然一颗都不见了!

光辉之神塞拉昂忒斯在上,这还是我吗?杰克试着轻轻跳了一下,结果脑袋差点撞到了房顶!

不仅如此,他的身体各项能力已经全面得到了提升,例如听力、视力和嗅觉都空前敏锐,但同时带来的副作用也令杰克感到头疼,他能看到巴姆那油腻的脸上的一个个长满黑头的毛孔,鼻尖闻到的是巴姆身上几天没洗澡跟兽人一样的强悍体臭,感觉到的是巴姆那哀怨的眼神……

隔壁房间里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传进了杰克耳朵里,然后一个粗壮有力的妇人的怒吼声同时:“给我滚出去!”

这声音有点熟悉,好像是旅店的老板娘,一向好管闲事的杰克一听有热闹可以看,精神为之一振,也顾不上研究自身的变化了,急忙穿好了衣服,和巴姆从门里一起探出了头。

一个有点苍白消瘦的男人站在过道上,脚边放着一只行囊,行囊敞开着,露出里面的一些书籍和手稿,那男人对着隔壁的客房门里温文尔雅地喊着:“我是个诗人!”

“呼”另一只行囊飞了出来,差点砸中诗人,然后地上摊开了更多的书籍和手稿。

“给老娘滚!诗人就可以不用付房费?白吃白喝十几天?”

“等我以后出了名,你可以骄傲地告诉别的房客,这个房间里曾经住过斐济大陆上最著名的诗人——狄兰!你想一想,这该有多么荣耀!”

“你给我滚,老娘现在就能得到这荣耀!”

面对这粗野无礼的乡下旅店老板娘,那诗人叹了一口气,悻悻开始收拾行囊,打算离开。

一个诗人?那一定会写情诗!

杰克和巴姆同时动起了小脑筋,只不过区别是杰克联想到的是一个女人,巴姆联想到的则是一堆女人。

“嘿!”巴姆开始打起了招呼。

诗人用手指着鼻子:“我?”

巴姆点点头,一脸诚挚地邀请道:“这位诗人,有空过来喝杯咖啡吗?”

诗人疑惑地望着两个少年,犹豫了一下,终于提着箱子跟了进来。

三个人围着房间里的桌子坐了下来,巴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什么?情诗?你在侮辱我吗?”诗人狄兰涨红着脸,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我可以用诗歌来赞美光辉之神的无边仁慈,也可以用诗歌来歌颂皇帝陛下的无上荣耀,还能用战歌唤起战士的无尽勇气……你居然叫我写情诗给一个乡下女人?”

“确切的说,是十几个。”巴姆认真地纠正道。然后杰克默契地抛出了一枚金币,那金币在桌子上滚了几个圈,在诗人面前不停地旋转着,发出动人的嗡嗡声。

“啪!”

狄兰一把拍在金币上,然后飞快地放进口袋,说道:“好吧,说说看,具体是哪十几个?”

经过一个下午的创作,狄兰终于满足了两位主顾的需求,面前这厚厚一叠的情诗,有的肉麻直白,有的含蓄纤秾,有的绵媚典雅,有的借物抒情。总之是风格不同,各有特点,看在金钱之神曼尼的份上,狄兰还特地用他那抑扬顿挫的优美音色将这些情诗统统朗诵了一遍,听得让杰克和巴姆频频点头,巴姆的眼中渐渐充满了憧憬,眼前漂浮着一些女人的雪白的大腿和高耸的胸部还有其他的一些部位。

“你们要去哪?”狄兰问道。

“去帝都弗兰德尔送一封信,然后就回拉莫小镇。”

“能带上我吗?路上我有许多有趣的经历可以跟你们分享,只要有我在,你们的旅途一定不会寂寞的。”

“行!”

“不行!”

巴姆和杰克几乎同时回答道。

杰克瞪了一眼巴姆,说道:“我们是去弗兰德尔游玩的吗?你难道忘记了我们的目的?”

巴姆眼巴巴地恳求着说:“可是老大,万一要是情诗用完了呢?”

“我去过世界各地不少地方,当然也包括弗里德尔,那里的风土人情我很熟,难道你们不需要一个向导吗?”

杰克想了想,狄兰的话确实有点道理,有个好向导倒也能省却不少麻烦,再说眼前这位诗人虽然有些潦倒,但气度优雅,才华横溢,甚至还有点风趣,是个不错的旅伴。

“那就这样吧,今天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