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九 诡辩
作者:歪道刚哥 更新:2019-10-21

不管怎么说,这一夜查尔斯还是失眠了,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会想到罗莉,一会想到伊莎贝拉,这个少年的心里第一次乱了。

直到天色将明,查尔斯这才昏昏沉沉睡着。谁知道没过多久,就被巴姆给吵醒了:“老大!老大!快醒醒!莫里斯校长让你去一趟!”

莫里斯校长?查尔斯猛地一惊,这才想起昨晚李斯特老师的事情,昨晚他千头万绪,一时间竟把李斯特给忘记了!

匆匆穿戴整齐,查尔斯一边赶路一边忙着想对策,见了校长会是个什么情景,李斯特老师究竟怎么样了,该怎么说话才好?

他不断回想着昨夜的一幕幕,李斯特的失约,卡尔的出现,这其中还关联着一个校务总管科迪夫。

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查尔斯已经有了主意。

……

到了莫里斯的办公室,查尔斯就看到了李斯特和科迪夫,两人都是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看来昨晚都没有睡觉。

原来昨晚莫里斯校长早就睡下了,科迪夫又不敢用这些小事来惊动校长,于是和李斯特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在办公室里整整呆了一个晚上,直到早上莫里斯起床,这才让人通报了这件事情。

在莫里斯校长的主持下,两位魔法师开始了激烈的辩论。

李斯特一口咬定,去后山是为了给查尔斯传授魔法;科迪夫则冷笑着反驳,说是早就得到消息,李斯特要去后山练习暗黑魔法,并且很有可能是与某个邪神做交易,这才带人在半路堵截了他,如果校长不信,那么一众执法团都是见证!

听着两人相持不下,大感头疼的莫里斯于是让人去找查尔斯,他要当面问一问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看到查尔斯走进了办公室,李斯特赶紧对他使了个眼色,然后大声说道:“校长大人,昨晚我的确是要去后山给查尔斯授课,不信你可以问问他本人。”

查尔斯立即明白了李斯特的意思,但他却并没有作声,反而离李斯特远了一点。

“是这样吗?查尔斯?”莫里斯问道。

“呃,校长先生,我正准备向您汇报,但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的老师李斯特……”查尔斯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着。

“说吧,查尔斯,没有关系,照实说。”李斯特鼓励道。

“李斯特老师他要谋害我!”查尔斯仿佛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大声地说道。

“什么?!”

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李斯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已经是气得浑身发抖,他颤抖着手指向查尔斯:“你别胡说!”

莫里斯也是一脸震惊,老师谋害学生!这句话说得实在太过耸人听闻了,这个查尔斯,是不是中了什么邪术?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莫里斯睿智的双眼紧紧盯着查尔斯,仿佛要看穿这个少年的心。

办公室内只有科迪夫是又惊又喜,光辉之神塞拉昂忒斯在上,无论面前这师生俩谁输谁赢,李斯特注定要臭名远扬了,他已经在策划着,要怎样才能不露声色地将这个丑闻广而告之出去,最好变成全校皆知的小秘密。

“是真的!老师他……他要谋害我!”查尔斯仿佛害怕似的往科迪夫这边躲了躲。

“不用怕,有校长给你撑腰,全部都说出来!李斯特是怎么害你的?我早就知道家伙不是好人了!”科迪夫心下畅快,连自己的学生都倒戈一击,这次看你李斯特怎么收场!

“昨天晚上,老师说要到后山传授我魔法,说是因为技能大赛上要作充分准备,所以要秘密练习一些独门魔法,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前天晚上他已经在后山传授过一次了,所以这次我也就没有怀疑,谁知道在后山等了半天,始终没有见到老师的踪影。结果,等来了一个叫卡尔的十级魔法师,使出各种手段来杀我!”查尔斯惊魂未定地说着:“校长大人,我现在完全有理由相信,是老师和那个卡尔串通好了要谋害我!”

“卡尔?”科迪夫听到这个名字微微皱了下眉头,有点觉得头开始疼了。

“你认识这个卡尔?”莫里斯发现了科迪夫的异状,开口询问道。

“呃,谈不上熟,这个卡尔好像是光之大神殿的预备神父。”在莫里斯面前,科迪夫不敢撒谎,老老实实地说道。

“嗯?是吗?”莫里斯眼里已经开始严厉了起来。

科迪夫神色惶恐地点了点头。

“后来怎么样了?”莫里斯面向查尔斯问道。

“后来,幸好我使用了遗忘之戒里储存的魔法,将卡尔打跑了,这才没有遭到毒手!校长大人,去后山学习魔法这件事情只有我和老师知道,所以,一定是老师设下了陷阱,想要借刀杀人!”查尔斯演得很入戏,面上的表情又是惊惧又是愤怒,看得李斯特连连点头,他已经打算不开口辩解了,反正睿智的莫里斯校长自然会查明一切。

“李斯特没有骗你,他是在半路被科迪夫给拦了下来。”莫里斯冷冷地说道。

“这么说,这么说是科迪夫老师和那个卡尔串通好了?”查尔斯满脸惊讶地望向科迪夫:“科迪夫老师,虽然我和您的学生盖伦有过几次误会,但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您居然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我!您已经罚了我两千五百枚金币,难道这还不够吗?非得要我赔上一条性命,才能挽回您的名誉?!”

“哦?还有罚金币的事情?这又是怎么回事?科迪夫?!”莫里斯的脸上已经罩上了一层寒霜。

“没有的事!校长大人,上次他和盖伦打架斗殴,我只是训诫了几句而已,完全没有……”

“科迪夫老师,去查查我那个月的生活费吧,您的校务处应该有支出记录,要是不出意外,那上面应该还有您的亲笔签名!”查尔斯愤怒地控诉着,这次倒是真正发自内心的了。

“吉斯!”莫里斯把一名管事叫了进来:“马上去一趟校务处,把查尔斯这几个月的账单带过来,要快!”

科迪夫一下就软了下来:“莫里斯校长,这事……我可以解释……”

“我不要你解释!账单自然会说明一切!现在,说说你是怎么勾结校外的魔法师,企图谋害本校学生的经过!”莫里斯显然是震怒了,想不到这个平时最为器重的校务总管居然是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角色,看走了眼,真是看走了眼哪!

莫里斯浑身颤抖着,这个军校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名老师要谋害学生的事件,要是传了出去,这个耻辱将会被人牢牢铭记,简直就是实实在在地打他这个校长的老脸!

科迪夫辩解道:“昨晚确实是卡尔来告诉我李斯特的事情,但我和他也只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我怎么可能会和他有什么勾结,更何况是谋害本校的学生……我明白了!一定是李斯特和查尔斯串通好了来陷害我!”

“倒打一耙!科迪夫先生,你是要侮辱莫里斯校长的智商吗?”李斯特终于开口了:“昨晚我一直和你坐在这里,始终不曾走出去过一步!如果校长大人不信,那么一众执法团都是见证!我想请教一下科迪夫先生,我是如何做到和查尔斯串通的?莫非我会未卜先知,知道你科迪夫会在半夜拦住我的去路?”

这下科迪夫百口莫辩,哑口无言地怒视着查尔斯,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这时管事吉斯匆匆而入,将一叠账单交给了莫里斯:“请您过目,校长大人。”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科迪夫?”莫里斯快速地翻看了一下,将账单重重掷到科迪夫面前。

“冤枉啊!校长大人!我真是被陷害的!”科迪夫哭天抢地地喊了起来。

“陷害?”莫里斯一贯和蔼的脸上已经是凌厉无比,他重重一拍桌子说道:“让执法团的人进来!将这个科迪夫逐出军校,今后要是再发现他的踪迹,”莫里斯顿了一下,脸上杀气一闪,从牙缝里迸出了几个字:

“格杀勿论!”

“让我来!”李斯特怨恨之杖一挥,一道无形力场将科迪夫重重地推出了门外,然后执法团一拥而上,办公室的门不知道被谁关了起来,依稀听到门外噼里啪啦拳脚相加的声音,还有科迪夫不断的惨呼声。

看来这个科迪夫是真的不得人心啊,也难怪这些执法团要趁机落井下石了。莫里斯感慨地想着,真怪自己瞎了眼。

转念一想,莫里斯又换上了一付和蔼的笑容对着查尔斯说道:“孩子,这次的事情让你受惊了,不过你放心,我保证以后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了,呃,作为校长,我还有个小小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查尔斯点点头说道:“校长大人您说吧,只要是做得到的我都答应。”

“这件事情……请不要说出去,毕竟对军校的名誉有损,我希望此事就这么了了,你被科迪夫扣去的金币,军校一分不少还给你,你看怎么样?”莫里斯一脸希冀地望着查尔斯。

“您是校长,当然是您说了算,”查尔斯纯洁无邪地眨着眼睛说道:“如果您不反对的话,我倒想向您推荐一个人……”

查尔斯是一点都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

师生两人并肩走出了莫里斯的办公室,走到无人之处,李斯特重重地擂了查尔斯一拳:“好小子!刚才是吓得我心惊肉跳,你是怎么想得出来这一出的?”

“老师!您是怎么了?这不都是平常您教育的吗?”查尔斯天使般纯洁地笑着说道:“您不是说过,做人最重要吗?何况,我今天说的都是实话啊。”

的确,查尔斯从头到脚说的都是实话,嗯,确切地说,他只是说了一部分实话,剩下的所谓真相,都只不过是莫里斯校长自行脑补出来的真相而已!

“那个卡尔,昨晚真的想去杀你?”

“嗯,不过他差点被我杀掉了,我想,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是他的噩梦了。”

“喔!随便吧,无所谓了,那个,晚上到老师那吃早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