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正文无关 作者群侠传一 :陋巷风云
作者:歪道刚哥 更新:2019-10-21

穷街,陋巷,一盏昏暗的油灯。

已是午夜。

蓝大就在这条陋巷的巷口处,守着一个面摊。

面摊没有招牌,做的都是熟客的生意。

以往到这个时候,蓝大的顾客至少会有三个,一人一碗面,来得几乎像预约好的一般准时。

但今天不同。

没有顾客,一个也没有。

除了桌子地下那只不知道从哪偷偷溜进来的野猫。

“今天是怎么了?”蓝大佝偻着身子,用手里的刀切着揉好的面团:“无论如何,面总是要吃的,真是奇怪,莫非都发了财,去坐馆子了?”

他自言自语地说道,然后重重叹了口气,坐在面摊的板凳上。

一阵风吹起,昏暗的油灯照射下,巷口缓缓走来了一条身影。

这条身影修长,笔直,每一步跨出,不多也不少,正好两尺。

那条身影戴着一顶斗笠,整张脸就遮在阴影里。

他的腰间有剑,一柄乌黑的剑,没有锋口,没有剑鞘,仿佛是随意地插在腰间,若不是那柄剑还有个剑柄,蓝大几乎要以为这是一根棍子。

他一只手握着剑柄,一步步走了过来,握着剑柄的指节修长有力,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

身影一直走到蓝大的面摊前,摸出两个铜板,说道:“面,两碗阳春面。”

“两碗?客官您还有同伴吗?”

“是的,今天我请客。”那身影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靠着墙慢慢坐了下来。

他始终没有摘下头上的斗笠。

蓝大不再多问,熟练地切面,下锅,不一会,两碗热腾腾的阳春面就端到了身影面前。

“请坐,这碗我请你。”那条身影说道。

“客官,您不用客气,小老儿要吃面,自己会做。”蓝大笑道。

“要是临死之前没有吃到这碗面,那该是多么遗憾的事情。”那身影缓缓地说道。

蓝大浑身一震,强笑道:“客官,您说笑了吧。”

“我从不说笑,尤其是和要死的人。”那条身影稳稳坐着,不动声色地说道:“蓝大先生,江湖人称百变神刀,一柄断门刀打遍南七北六十三省从无敌手,八年前做了一件见不得人的勾当,从此退隐江湖,隐姓埋名在这穷街陋巷摆了一个小面摊。”

身影微微抬头,露出了一张清秀如少女般的面容:“我说的没错吧?”

蓝大微微摇头:“客官,您是认错人了吧?小老儿只是个卖面的,不懂这些江湖上的事。”

“也许是我认错人了,那么,再见。”说完那人站起身来,竟真的说走就走。

蓝大面容数变,突然抢前一步,抄起案桌上切面的菜刀,舞出一团刀花,直接向那身影扑了上去!

他的刀法直接而有效,根本没有浪费一点体力,这一刀若是砍中,就算面前是一扇门,也要被劈成两半!

果然是断门刀!

可惜那身影鬼魅般的微微一闪,轻轻巧巧的避开了这必中的一刀,他的手仍然按在剑柄,纹丝不动。

“卖面的?好重的杀气!”身影嘲弄地说道,缓缓摘下了他的斗笠。

“小斗笠?!江湖上最近崛起的杀手?”这一刻蓝大已经明显震惊,持着菜刀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我叫白求安,知道为什么我的名字没有人知道吗?”那个叫白求安的身影悠悠然说道:“因为知道我的名字的人,都已经是死人。”

“八年前,我无非是偷吃了一个馒头而已,这些年,我隐姓埋名,念经诵佛,为的就是忏悔当年的罪过,你又何必……为难一个老人?”

“你知道那是个什么样馒头吗?”

“不知道。”

“那是一个夹肉的馒头!冬宫青月大侠亲自和面,小顾道人一手蒸制,天底下能够吃到这个馒头的,不会超过三个人!”白求安嘴角带着微笑说道:“就因为你是那第四个人,所以,现在你可以死了!”

然后他迅速拔出了他的剑。

一道乌光闪过,蓝大瞪着死鱼般的眼睛,紧紧捂着咽喉,不甘地倒了下去。

白求安的微笑渐渐隐去,脸上露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些寂寞。

——每次杀完人,他总是很寂寞,只有杀人,他才感觉得到自己的存在。

“哈哈哈!好快的剑法!小斗笠!我来会会你!”又是一条肥肥的身影从巷口奔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桌前,不住喘气,却又端起那碗阳春面,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三太子?”白求安的瞳孔开始缩小,凝聚成了一条直线,握剑的指节已经开始发白。

三太子的一只脚很不雅的架在长凳上,嘴里胡乱扒着面条,含糊不清地赞道:“好面!好面!想不到这蓝大刀法虽然不济,做面却是端的了得!”

猛吃了几口,三太子仿佛有点歉意地说道:“你怎么不吃?莫要浪费,杀手的银子也不容易赚。”

“有道理。”白求安居然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在三太子面前坐下,将乌黑的钝剑插回腰间,一只手按着剑柄,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开始吃面。

他吃得很慢,很仔细,连一点葱花都不肯放过。

杀手的银子的确不好赚,他必须懂得珍惜。

“来,加点醋!”三太子举起桌上的醋瓶,热情地往白求安面碗里倒:“有点醋才入味。”

“不用!”白求安手里筷子闪电般的出手,稳稳架住了那个醋瓶:“我自己有手。”

三太子手势不停,微微加力,那醋瓶稍许倾倒了一点,一滴醋开始向面碗滴了下去。

白求安脸上似有怒意,脚尖在桌子腿上轻轻一踢,那碗面毫无征兆地向一边滑出寸许,刚好避开了那滴醋。

“身手不错。”三太子夸道。

“你也不错。”

三太子醋瓶收回,往自己碗里倒了倒问道:“你叫白求安?”

白求安点了点头。

“那么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名字,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去死了?”

“好像是的。”

“在我临死前,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三太子愁眉苦脸地问道。

“请便。”

“为什么你不喜欢吃醋?我记得女人都是喜欢吃醋的!哈哈哈!”三太子放肆地笑了起来,惊得桌子底下躲了好久的那只野猫一声尖叫,嗖地窜了出去。

“你的话太多了。”说完,白求安一掌拍出,面前的桌子顿时变得粉碎!

他再次出剑,乌光再次闪动!

三太子笑容却是不变,连人带凳向后突然移出了两尺!

那柄钝剑擦着他的咽喉而过。

“女人,看来千万不能得罪女人。”三太子摇着头,仿佛一副后悔不已的模样。

白求安剑势回收,眼里却已露出了凝重之色。

“这一剑,我不会再留手,你小心了。”她缓缓地说道。

“等一下,吃面怎么能没有酒?”三太子笑嘻嘻地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酒壶,说道:“有酒有面,这才是享受。”

“你吃面一定要喝酒?”白求安问道。

“我吃什么都要喝酒。”三太子郑重地说道:“酒能活血,能疗伤,还能……救命。”

“那么你打算怎么救你自己的命?用这个酒壶吗?”

“你说对了,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三太子微笑不变,举起手里的酒壶灌了一大口,满意地叹了口气,然后对着白求安示意道:“来一口?”

白求安摇了摇头:“我杀人之前,从不喝酒。”

“真是太遗憾了,你真是个无趣的人。”说完,三太子的酒壶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向白求安面前掷了过去!

白求安连退三步,钝剑挥出将酒壶击得斜斜飞出。

但酒壶上竟然还带着一根长长的细绳,三太子一声低喝,微微一扯,那酒壶绕着钝剑飞速旋转,细绳在剑身上瞬间缠绕了四五圈。

三太子再次出手,他用力一拉,白求安的那柄钝剑就已经脱手而出!

“不干了啦!讨厌死了!”白求安跺着脚,恨恨地娇嗔道,然后就一溜烟地从巷子口跑了出去!

她的身影快得仿佛就像是被色狼追逐的少女!

三太子怔怔看着手里的钝剑,摸着脸苦笑了起来。

墙角似乎有一团阴影隆起,然后一柄匕首向三太子的后心刺了过来!

这一刻,那名叫做阴暗的杀手已经等了太久!

同一时间,死去的蓝大仿佛僵尸一般笔直竖起,手里的菜刀呼的一声向三太子的头顶砍了下来。

他竟然是在装死!

今天的行动,原来都是针对三太子的!

所以今晚的行动,就叫闹海。

(五十贵宾加更一章,谢谢各位支持!哈哈哈)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