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那少年怎会是苏婉?
作者:小阿妩 更新:2019-11-11

苏婉说完,正好听到那边汪泰权满脸不耐地瞪着那些大汉:“上,将何君清给本世子抓起来!”

对面从地上爬起来的四位大汉再次攻了过来,苏婉一侧头,看到陈千画还站在自己身边,不由一顿。

“你怎么还不走?”

哪知面色发慌,身体瘦弱的陈千画认真地道:“我不会走,要走一起走!”

苏婉:……

见陈千画态度坚决,苏婉也不再浪费口水,而四位大汉已经到了跟前,一把推开陈千画,苏婉大声道:“那就站得远些!”

陈千画果然很乖很听话,快速向后退了三四步,然后站在那里,望着苏婉这边,眉头皱的紧紧的。

神色,也非常紧张,看得出来,拳头握的紧紧的,看得出来,他很担心。

原本想要上前去帮忙的他,才刚准备出手的时候,看到那个叫做何君清的少年,乌黑黑的眼底,那种自信的神色时,奇迹般地听了他的话,乖乖选了一个安全的位置站好,观战。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四名大汉连同后面扑上来的原本站在汪泰权背后的大汉,都被苏婉撂倒在地。

这会儿五人哀痛不断,神色惶恐地看着那个明明瘦弱的风一吹就像要被吹走的白玉一般的少年,眼底露出惶恐之色。

汪泰权看着一脚踩在自己一个侍卫胸口上的苏婉,面色有些发白。他一向养尊处优惯了,而且流云书院虽然有武术课,但是他每次都是各种借口不去。

问为何不担心到时候的会考不能过关?因为当时汪泰权在流云书院中,还有傅夫子。

如今傅夫子被赶出了流云书院,汪泰权心里自然恼火。因为傅夫子走了,别的夫子虽然也有想要巴结他们大宛国皇室的,可是因为流云在这边,几乎没有人敢有小动作。

生怕一个不小心,也落得和傅夫子一样的下场。要知道,进入流云书院,那是莫大的荣幸。

作为流云书院的夫子,不管走在元修大陆哪里,都会受到人尊敬,只因为他是出自流云书院。

可是如果一个夫子被赶出流云书院,那么便会被元修大陆所有的书生们唾弃鄙视。

流云书院算是元修大陆的最高学府,里面的夫子,都是经过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因着流云书院,他们的盛名会名扬四海。反之,被赶出流云书院的,自然必有大过,被世人所不齿。

在流云书院中,傅夫子对汪泰权一直不错。而且这几年来,处处护着。倒不是汪泰权很有良心,记得傅夫子的好,才来找苏婉算账泄恨。

而是因为傅夫子这一走,还是因着他的原因,尚且不去想他回到大宛国,被父王责骂的情况,就是如今,眼看着明年就要会考,没了傅夫子的庇佑,他怎么会考?

越想越气,汪泰权怒火直冒,可是看着对面迎风而立的少年苏婉,想着他刚才出手的快狠准,又有些胆怯。

狠狠冲地上吐了口唾沫,汪泰权怒骂道:“何君清,你有种就给本世子在这里等着!”

苏婉含笑看着盛怒的汪泰权:“本少爷自然有种,没种的人才会想着这会儿开溜去找帮手!”

汪泰权气得面红耳赤,脸色白了白,他知道自己这会儿不是何君清的对手,本就想着去找帮手过来收拾何君清。

哪里知道何君清居然会来那么一句,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汪泰权怒骂道:“臭小子,你给本世子等着,一会儿本世子回来,定叫你哭爹喊娘地向本世子求饶!”

“看来汪世子你果然是没种的,和一个没种的人计较,不是君清我的风格!”说罢抬起脚,一脚踢开下面被踩着的大汉:“陈公子,我们走吧!”

被苏婉两句话堵得面色铁青,又红又白的汪泰权,站在原地,愣是看着苏婉和陈千画,慢悠悠地离开。

对着两人的背影,汪泰权气得破口大骂:“何君清,本世子和你势不两立!”

前方的苏婉闻言,嗓音浅淡地笑着:“本公子自然和你汪世子势不两立!你在大宛,本世子在大翰,如果两立相见欢,如当今的局势而言,是本公子吃亏!”

“本公子向来是明白人,这样的亏,向来不吃!”

站在原地的汪泰权,差点儿被苏婉云淡风轻带着嘲弄讥讽的话,气得吐血。

当今天下的局势,尤其是大翰国和大宛国,因为荣亲王的问题,这会儿双方剑拔弩张。

远在不远处山林中大树上一直观望着这边情况的两位男子,一人一袭绛紫色的锦绣长袍,懒洋洋地倚在树枝上。

因为侧着身子,似乎在逗弄着什么,看不到他的脸。而另一位穿着一身浅蓝色华服的男子则是斜倚在树枝上,伸长了脖子看着刚才汪泰权和苏婉站的那边,不停地摸着下巴。

好半响,看着那边越走越远,慢慢消失在小路尽头的两人背影,难以置信地道:“爷,是不是我耳朵出问题了,听错了?”

被称作爷的男子依旧是那副慵懒的样子,而是即便是这样倚在树枝上,却依旧掩不住浑身的风华贵气。

嗓音懒懒的,像是尚未睡醒一般,带着几分沙哑:“呵呵,人嘛,总是有些变化的!”

浅蓝色华都男子机械般地摇着头,满脸纳闷儿的神色:“可是爷,时间在过,人在长大在变,但是到底……”

一个女孩子家家,哪能如那个少年那样,说出有种没种那样的话,不仅不害臊,居然还非常傲慢洒脱?

“到底她是一个女孩子对不对?”绛紫色锦绣长袍的男子嗓音慵懒邪魅,带着几分低沉的笑:“但是世人皆知的,何君清是男子啊!”

浅蓝色华服男子,模样生的极其清秀,这会儿闻言,那张清秀的脸上,露出一副便秘的神色。

“难道不是?”慵懒邪魅的语气,绛紫色锦绣长袍男子轻轻支起一只腿,懒懒笑道:“或者,你跟过去瞧瞧,看看到底是不是她?”

浅蓝色华服男子瞬间双眼放光,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这会儿看着有几分猥琐:“那个爷……这个是你说的,让我去看的!”

说着微微一顿,笑着道:“你是知道的,这个为了求证一个人是男是女的最好办法,就是直接扒光了,看其身上各部位的零”

“件”字还未说出口,浅蓝色华服男子身子忽然从树枝上飞了出去,尚且来不及惨叫怒骂,就听得清风中传来树枝上依着树枝男子低沉的嗓音。

“尽管叫出来试试!”

分明是懒洋洋的一句话,可是因为那瞬间被踢飞的惶恐和诧异差点儿叫出来的浅蓝色华服男子,居然在半空中连忙伸手捂住嘴巴。

而恰好在这会儿,绛紫色锦绣长袍男子怀中忽然钻出一只通体雪白,身材圆圆鼓鼓的小动物来。